手机知识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知识

br邬艳

03月31日 08:04 鸡西手机网

人物:

邬艳:女, 8岁

:男,40岁

李渊:男, 8岁,民政局离婚处工作人员

(在去民政局的路上, 和邬艳一前一后,步履沉重)

邬艳:(红着眼,眼角含泪)我嫁给你,真倒霉!当初,我怎么会看上你呢?

:(不甘落后)结婚前你什么样?结婚后呢?你能怨我么?

邬艳:你呢?结婚前和结婚后,也不一样。咱俩谈恋爱那阵,每天你都接送我上下班,那时,我说什么,你都听我的,而结婚后呢?

:还说我?结婚后,我任劳任怨的,家里什么活不是我的,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劈柴,点炉子,甚至于饭后刷碗都是我的活,你都做什么了?

邬艳:我做什么了?做饭,刷碗,收拾房间,扫地,这些活我没做呀?都是你做的么?

:是,你有时候也做些家务,但主要还是我在忙这些。

邬艳:你娶媳妇是干啥的?就是为你服务的?你嫌弃我干活少咋的?你干脆找个保姆得了,还娶媳妇干啥?

:那时,你干活是不多,但是我嫌弃你没有,你想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你背叛我开始的吧?

邬艳(一时语塞):你,你……

:你说,你和他好了多久了,啊?你对得起我么?我当了那么久的王八,二胡子有什么好?你怎么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 说到激动处,拉过邬艳,对着邬艳的脸,抬起手,又颓然地放下,他指着邬艳。)

:咱们邻居对门住着,我真没有想到,你们这两个狗男女,就这样厮混到一起,我问问你,你图个啥,你图他啥?

邬艳:你,你还说,你是怎么对我家人的?我妈妈过生日,我手里没有钱,管你要钱,你不给我,还说,过什么生日?有你这么说话的,怎么说,那也是我妈妈呀?我是不挣钱,我不是嫁给你了么?你看二丫,要长相没长相,要素质没素质,她家李子挣钱一分不少地都交到他手里,而且她在家啥都不干,家里活都她婆婆干,做饭,收拾屋子,喂养鸡鸭鹅,都是她婆婆的事情,二丫啥也不干,每天都出去打麻将,吃喝玩乐,而且在家里是一把手,李子和她婆婆都听她的。而我呢,我在家还多少干点活吧,要你个老爷们干啥的,你娶媳妇不是娶到家里养着的么?结婚后我不上班了,我那个临时工,结婚前,你告诉我,结婚后不要再去上班了,因为咱们的家距离我工作的地方太远……

(打断邬艳的话,有些不耐烦):我那是为你好,结婚后不让你上班,我养着你,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背着我偷汉子,而且是咱们对门的邻居!

邬艳:你,你,还不是因为你,我手里没有一点儿钱,我,我,眼瞅着我妈的生日快到了,我着急,正好二胡子在门口,我和他说了这个情况,咱俩家平时总在一起,有时候还去K歌,都熟悉,这个你也知道。他当即就拿出二百元钱给我,又另外拿出来二十元,给我当路费,你知道这是什么滋味么?因为这事,咱俩没少吵架吧,你就是不给我钱,不让我回家给妈过生日,我多为难,你想过我的感受么?我太感激二胡子了,你和他一对比,我的天平自然就倾斜到他那一边。

:好啊,今天咱们都把话说开了,二百元就把你买了,你可真贱啊,天生一个贱货!

邬艳:你你你……

(邬艳气得脸色通红,说不出话,两个人走在路上,今天商量好去离婚的,今天的话比往日都要多,也许,以后没有机会了,那就把话说明白了,说透了,谁也别藏着掖着了)

邬艳:你,那次以后,我不是断绝了和他的往来了么?

:是啊,因为被我堵在家里的炕头上了,那天我上夜班,因为临时有人和我串班,我回来得早一些,要不然怎么能把你们这两个狗男女堵在炕上!

邬艳:你……

【内心独白:邬艳想起二胡子,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二胡子比 会说话。二胡子说,其实早在邬艳做姑娘时,他就看上她了,邬艳长得标致。有一次, 和邬艳一起散步时,被二胡子看到了,其间二胡子和 说了几句话,一眼看到邬艳,突然间便有些羡慕 , 真有福气呀,文文静静的邬艳,静静地站在 的身边。

自己也没想和二胡子天才地久,可是,也说不清楚。自从有了第一次以后,就感觉自己是他的人了,而且二胡子总给自己钱花。自己手里连零用钱都少得可怜,二胡子总是知疼知热的,在两个人单独的时候,说着女人都喜欢听的甜言蜜语,而且二胡子也确实长得比较高大比较英俊,不像 ,自从结婚后就没几句话和自己说,哪次想到自己了,都是直奔主题,一点儿情调也没有,这一点哪能和二胡子比……就这样藏着掖着的生活,好像很有意思。偷来的就像毒药一样,进入体内,毒素遍布全身,中毒的人不能自拔,唉!】

邬艳:谁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呀?自从那天以后,我不是和他断绝来往了么?陈糠子烂谷子的事,你怎么总提呀?你怎么不找找你自己的原因,你要是对我好点,我能那样么?

邬艳:我手里基本上没有钱,你看看别人家媳妇,谁不掌控着家里的财政大权?你整天在外面,回家连个话都懒得和我说,我是鸡鸭鹅狗啊?我有困难的时候,都是谁在开导我,谁在帮助我?我我……

:是,从那次以后,我不是自我检讨了么?我也有错,我以为结婚了,不用结婚前那一套了,因为咱俩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对你的态度不好,对你的关心不够。后来,每个月,我把工资都交给你,家里的钱都在你的手上了,这样总行了吧?

邬艳:后来咱俩的日子过得多好,好象又回到了结婚前,那个阶段家里的活咱俩都争着做。为什么就不能一直这样呢?咱们的孩子都上初中了,你为孩子想过没有?

:我怎么不为孩子着想了,咱们结婚这么多年,因为我舍不得你和孩子,要不然这事能就这样算了,只有我们两家大人知道,私了么?还不是为了以后的生活,咱们总得要脸吧?

邬艳:是,谁没有错误啊,我知道我错了,从那以后我也没与二胡子有往来吧,甚至于为了避嫌,我基本上不和他说话!除非有别人在场,有时候才说一两句。而你因为这事和我没完没了,一有什么不愉快,你总提这件事,总给我穿小鞋,因为这事,我这辈子都在你的面前抬不起头了。有时候,我都觉得太累了,活不下去了(哭)。

:我,我有时候忍不住,我已经原谅你了,就那件事来说。

邬艳:你是怎么原谅我的?你和那个小妖精一起,还让她怀孕了,就是这样原谅我的?她长得漂亮,年轻,才十九岁吧?比咱家孩子大三四岁,你行,很好!

:我,我是鬼迷心窍了,我不知道怎么了?小美,她,是她主动的,现在的女孩子都不拿这些当回事……

邬艳(流泪):马上咱俩就把手续办了,然后你就能和小美成婚了,连孩子都有了。我成全你们!

:艳呀,咱们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邬艳:没什么商量的,她家不是还让你给赔十万元么?要是不给就告你,你去准备钱吧。咱俩离婚后,你就是人家的上门女婿了,也许这十万元的钱能省了。

:唉……

【内心独白:那个时候,也不能全怪小美,那天自己多喝了几杯,回家时,在那条僻静的山路上,鬼迷了心窍……过后,自己对小美有一些内疚,对邬艳有一些愧疚。可是随着小美主动来找自己,而且自己想起当初邬艳背叛自己,和小美在一起就是对邬艳的一种报复,便有一种成功的快感,使这些年压抑的情绪得到了释放。再加上小美年轻的身体与邬艳的对比,对自己是一种诱惑。都怪自己,那个时候,鬼迷了心窍。过日子不能图一时的快乐,小美不和自己一条心,不是过日子的人,唉。】

:艳,我知道错了,我我。

邬艳:你现在知道错了,你什么时候错过呀,你不是一直都理直气壮么?不说自己的事,一味地拿我的那些事指责我。

:艳,我实话和你说,咱们以后好好过日子,我不想和你离婚,我保证以后不和小美来往了,你原谅我这一次行不行?以后,咱俩都不提这些事了?

邬艳:你能不提,你自己的事不提,我的那些事,你哪次不拿来提呀?这婚还是离吧,我过不下去了,没法过了。

(两个人走进民政局大厅离婚办事处)

李渊:哎呀,王哥,嫂子,你们怎么到这?

:李渊,你在这里上班?

李渊:是呀,你和嫂子来有事呀?

邬艳:给我俩办理离婚吧。

李渊:啊!王哥,嫂子说的是真的假的?

:真的,给我俩办了吧?

李渊(沉思后):好,那咱们公事公办,按照程序,你们要说实话,我问什么你们要如实回答。另外,王哥知道我,我这人嘴比较严,我是干这行的,我有职业道德意识,咱们的谈话没有经过你们的同意,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和邬艳(异口同声):好,你问吧。

李渊(我得尽量挽救他俩的婚姻):你们因为什么原因离婚?要详细说,如果理由不充分,那就回家想好了,再来说。

:让她回答吧。

邬艳:有第三者。

李渊:哦,那第三者是女的还是男的?

邬艳:女的。

:男的。

李渊:到底是女的还是男的?

:男的。

邬艳:女的。

李渊:王哥,你们的回答怎么不一致呢?

:李渊,咱俩的关系,我和你实话实说吧,我也不怕你笑话我,一开始是有个第三者是男的,后来是有个第三者是女的。现在都没有了。

邬艳:现在还有个第三者女的。因为这个离婚。

李渊:我明白一点了。既然你们两个都有错,不想在一起过了呗?好,那就离婚!你们的孩子呢?孩子归谁?孩子几年级了?

:孩子高中一年级,他住校,还不知道这件事。

邬艳(听到说起自己的宝贝儿子,泪水便忍不住流下来):对不起儿子。

李渊:王哥,你还和那个女的有来往?

:没有,我都后悔了,哪还有来往了?

李渊:你能保证不来往?

:我保证没用,你嫂子不相信我!

李渊:嫂子,我记得那年你急性阑尾炎,王哥半夜里背着你去医院,那天下着大雨,愣是背着你跑了二十多分钟到医院的,过后王哥和我说过这事,我特佩服他!

邬艳(眼前闪过那年的画面,脸上有些动容)

李渊:不是我说,家里有矛盾,你们应该好好想想,多找找自己的原因。结婚后,双方也应该互相关爱,不能结婚后各顾各的。

邬艳:你王哥的话,有时候不作数,他总翻旧帐,这日子没法过,我……

:我这次保证的一定算数,让李渊给咱俩作证,以后我要还不好好和你过日子,我还是人么?咱儿子还有几年就高考了,咱们也不能因为这些耽误了儿子。

李渊:嫂子,你放心,今天咱们就让我王哥做个保证,他要是不按照保证做,下次你来了,我直接给你们办理离婚,我也不劝你们了。

:艳,你相信我一次,咱们回家好好过日子。

邬艳( 这次犯错误,我也有过错,是我先对不起他,只要他不提以前的那些事)

:艳,我以后哪有脸再说那事了,我的这个错误太大了,你还不放心我?

邬艳:好,那你写个保证书,就在这里写,然后把保证书给我。

:还写保证书?一辈子都放在你那里?

邬艳:不会一辈子,谁没个错误,我也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对,我也应该反省,等过个一年半载的,你要是表现好,我会把保证书撕掉。

李渊:好的,王哥,快写吧。

( 快速地写起来,写好拿给邬艳,邬艳指点一番, 又写,这次邬艳满意了。邬艳把保证书装进自己的衣兜里)

:我和你嫂子回去了,兄弟,改天我请你喝酒,我和你嫂子一起请你。

李渊:王哥,咱俩从小一起长大的,别说这些见外的话,嫂子,你俩慢走,我在这工作呢,不送了。

( 与邬艳一起走出民政局,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共 4 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生动鲜活的喜剧小品,作者设计极为精妙,画面感极强,整个小品情节就发生在从家里到民政局这一段路上和民政局离婚办公处,时间地点浓缩,寓意却深远,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婚姻真的是坟墓吗?婚前与婚后为什么不一样?为什么都有错却只会指责对方,而不会认真检讨自己?幸福美满的婚姻不珍惜,忽略身边的风景,总是站在这山看那山高。而一旦冷静下来,却发现彼此之间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当初的选择没有错,错在拥有了并不珍惜,失去了才倍感可惜。以这对夫妻要离婚开始,最后以他们和好回家结尾,令人欣慰,接地气,充满了正能量。文中主要通过对话展现了作者要表达的主题,使得主题丰满,教化人,感人,启迪人,尤其是婚姻中人。语言精练,构思富有特色,耐看耐品。小品通过人物的语言、行动,突出男女主人公的形象,从而演绎了一场跌宕起伏纠葛缠绵的婚姻分合大戏。实为佳作,推荐赏阅!【编辑:山地7 1828829】

1 楼 文友: 2014-07-29 20: 1:09 好棒的戏剧小品,影儿思路清晰,表达的主题鲜明,现实性极强的作品!

喜欢,影儿真棒,加油,再来一篇!

2 楼 文友: 2014-07- 1 16:52:41 读过这篇剧本,更加深深地懂得,夫妻相处,互敬互爱为先,互相理解为先,任何危机的根源,都来自于家庭的不稳定。

很有教育意义的剧本,前后呼应,描写细腻。

我感觉,是否可以再加一下情景描写呢,比如路上的风景,做一个陪衬或者伏笔。

我也不懂哈,就是一种感觉。

 楼 文友: 2014-08-0 1 :50:16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小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小儿急性支气管炎饮食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得肺炎严重吗
瘀阻脑络证的病位在哪
活络油可以治疗风湿疼痛吗
友情链接